小说排行榜 > 科幻灵异 > 道启万界 > 第40章 无用手段

第40章 无用手段

一人之力终究有限,天下怎么能有人正面敌对上千精兵战而胜之?!宋智心中长舒一口气,顾凡气势爆发,真气磅礴而出的刹那,箭矢倒卷,天地失色,那情形差点儿将他下巴惊掉,如今张开的嘴巴还未来得及合上,时空静止,乾坤停顿,已然是非人之力!

“好在人力有穷尽,他终究不是无敌的!”口中喃喃,心中的惊骇却仍旧不能停止。上千弓箭手连续不断的射击,每人至少射出十支箭矢,近万只箭矢攒射之下,谁能如顾凡这般半步不退?何况其中还有田瓒、杨庆、宋蒙秋等着一等高手不停出手偷袭!

宋玉致在一旁嘴唇蠕动良久,才从那箭矢漫天,龙卷逆袭的庞大场景中清醒过来,她下意识出言反驳道,“但想要将他逼到山穷水尽,要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大了!天下哪还有另外一个宁道奇出手?哪还有六位宗师级别的战力合力围杀?哪还有两位宗师拼死抵挡……”

“大军兵锋所指,他总要退却的。”宋智强颜欢笑,只有千日做贼的,哪有千日防贼的?纵然能让他一时退却,可谁能防住他接连不断的刺杀?高高在上君主怎么可能永远生活在万军保护之中?

宋智口中虽说顾凡不是无敌于天下,可实际上已然是无敌于天下了!

个体强大到极致,已然难以用数量弥补其中差距了。

想要让顾凡败亡,或许只有顾凡自己才能做到!只是境界到了他这种程度,意志如铁,精神如海,还有什么能够让其精神崩溃?宋智想到了碧秀心,想到了境界后退的石之轩,只是有石之轩这个例子在前,纵然慈航静斋之人再次舍身饲魔,不见得他就会中计啊!

天下宗师人物齐聚,再有大兄那般军中之神般的人物指挥大军相助,才有可能将他彻底绞杀吧?可惜人心最难揣测,天下宗师难以齐聚,也没有第二个如大兄般用兵如神的人物了!

“我曾经以为境界如宁道奇那般依然是人间绝颠,武林之顶,而今方才知晓,非人也!”

王薄情不自禁声若蚊呐,话语不曾经过大脑便脱口而出!

被顾凡气势笼罩,那尸山血海的场面仍旧伫留在他脑海之中,似乎鼻息之间仍有血腥味。

到他这般境界,又是耳顺之年,一生见识无数,天下少有什么能让他如此失态,可顾凡的气势,顾凡的风采,顾凡翻手之间反制上千弓箭手的绝世之姿,还是让他震惊!退宁道奇,败诸位宗师,斩杀王世充荣凤祥,顾凡还终究是一个人,而今,已然超脱人之极限!

“真乃神人也!”翟让感叹,“天下有他,我等哪还有出头之日?”

徐世绩心中喟叹,嘴上却刻意道,“除非昏君不堪,除非昏君死于他入大兴之前!”

“世绩,小点声!”单雄信喉咙耸动,一把捂住徐世绩嘴巴,低声说道,“他要助隋,杨广身死还有不少皇室子弟,大义仍在,莫非要将皇家之人全部斩尽杀绝?”

“我看他可不见得就是为了助隋!”徐世绩瞥了一眼宇文化及,心中无声反驳道。

关于顾凡的消息,很多都是从宇文化及口中传出,而宇文化及口中的顾凡更多来自贞贞和石龙,纵然两人说话有所收敛,可言谈举止之间难免受到顾凡那般对世家门阀的轻蔑,对昏君杨广的推崇,“罪在当代,功在千秋”,顾凡连“罪在当代”都不见得完全同意!

“人间无敌!或许大军围杀能让他退避三舍,想要败他容易,想要杀他却难比登天!”李秀宁从惊骇之中清醒过来,目光之中难掩钦慕之色。

“自此天下英豪怕是睡不安稳了!头顶悬剑,心中有刺也!”李世民苦笑道,“扬州宝库,何时玉璧,得其一者得天下?有他在世,这两者皆要退避三舍!得其之助,才能得天下!”

“二哥,得了天下,又能将他如何?还不是头悬利剑?屈居其下?隐忍才是正理!”

李世民闻言面色变幻不定,目光落在李秀宁脸上,“妹妹却不知他将门阀世家视作天下毒瘤,若其念头不改,咱们想要隐忍都做不到!除非……妹妹能够嫁给他,以情羁绊……可惜父亲断然不会如此,我也不会同意让你以身饲魔。”

“这……门阀世家乃是天下支柱,人才之源,他怎么会对门阀世家视若仇寇?”

李世民心道,“就是因为是支柱,天下大多人才皆来源于世家,才需要铲除世家啊!”

李秀宁叹道,“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用计用谋,无所不用其极,总要办法……”

“谁敢对他用计?唯恐避之不及!计谋能够骗人一时,不能骗人一世,若是等他醒悟过来,以他之狠辣,焉有活命之理?唯有以真心相换,前赴后继,不计损失,或有可能!”

李秀宁怔怔看了二哥一眼,心中多出一个种子,碧秀心能够做到的,她李秀宁也能做到!

一层层军卒围绕之中,祝玉妍手中红菱舞动成一团红色幻影,擦着就伤,碰者既死!

更诡异的是,不知多少军卒双目圆瞪,忘却手中兵刃,竟然被祝玉妍的舞姿迷惑心神!

若非一道道箭矢如流光闪烁,若非一声声惨叫让众人不断惊醒,怕是这上百围住祝玉妍的军卒皆会死于迷幻之中而不自知!

弓箭手远在后方屋顶之上,受到祝玉妍天魔舞影响较小,纵然少有箭矢能够射中,可亦是给祝玉妍等人带去不少麻烦。刀盾手相互簇拥,不断压缩祝玉妍活动空间,长矛手挺刺!

这般配合之下,四周密密麻麻全是兵器,若非祝玉妍等人轻功出众,辗转腾挪不断,怕是上百精兵相互配合之下便能拼杀宗师!

这也是为何宗师高手也不愿陷入大阵围杀之中,纵然宗师眼观六路耳听八方,也难以完全防备数以百计的诸多兵器!军阵联结之下,诸多军卒精气神近乎合一,意志得到极大加强,否则他们哪有机会挡住天魔舞魅惑之力?

“若想以真心相换活路,我们为何不动手相助?”李秀宁看着正在收缩挤压顾凡等人的军卒,轻声询问道。

“二哥我不是还心存侥幸么?!”李世民苦笑,万一,顾凡被这些军卒当场围杀呢?

另一侧,宋玉致纳闷道,“顾凡应该会败走,这些王家之人不会对咱们动手吧?”

“不让众人离开,他们用意应该是展露手段。除非主事之人疯了,才会对咱们动手!”

石龙吼道,“公子,你且带贞贞姑娘先行离开,我等阻挡片刻之后,便前去寻你!”

“公子不必管我,贞贞能得公子活命之恩已然三生有幸,不敢拖累公子……”

稍微恢复精神,顾凡面上苍白之色终于渐渐恢复血色。

“祝宗主,你们回来!”话音落地,顾凡已经扑出,如虎入羊群,举手投足之间便是人仰马翻,被其击中之人有粉身碎骨者,有筋断骨折者,有横飞而出者!

须臾之间便在周围清出好大一片空地!

“公子莫要逞强!”祝玉妍闪身来到顾凡身边,为他当下两支箭矢,劝道,“公子,一时之退并无碍英明,待我等重整旗鼓,点齐人马,自当将他们斩尽杀绝!”

“无需再言!替我护住他们!”顾凡冷喝一声,手脚动作不断,身形已然突出近三丈。

“师父!”婠婠一把拉住祝玉妍,“公子自有谋划,我们还是依言而行吧!”

五人将贞贞围绕其中。

“刀盾手给我挡住!弓箭手,长矛手!进攻,进攻!”宋蒙秋双目赤红,看着三丈外仍旧不断向自己推进的顾凡,手中大刀已然举起,“列阵向前,后退者斩!”

“力大无穷,横练无双!”宋智轻声吐气,这般人物放到战阵之中简直是绝世大杀器啊!

宋玉致看着不做任何防御,不停向前推进的顾凡,眼眸之中的惊讶也渐渐多出一丝爱慕。

哪个女子不爱慕英雄?这或许不是喜欢,但心底却难以生出任何反感!

“大日当空,群星退避!”不知多少人心中,同时想到这句话。

徐世绩心头升起的以大军围杀顾凡的念头,再次被狠狠掐断!此时顾凡尚未用出真气,就杀的这精兵哭爹叫娘,若是用出真气,想要围杀他,怕是要动用十万以上的精兵!

顾凡脚步迈动,血水自其鞋底流淌。所过之处,伏尸将地面遮挡的没有丝毫缝隙。

一道犀利刀光自地面升起,尸体之中陡然有一人窜起,手中长刀自下而上撩起。

横练功夫就算练到极致,身体能够刀枪不入,乃至能够缩阳入腹,菊门也始终是破绽!

换衣潜行,杨庆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偷袭的机会,自然想要一击建功!

几乎同时,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的宋蒙秋腾空而起,声势浩大的一刀总劈而下!

顾凡一声冷哼,如同滚滚闷雷响彻天空,正要刺中顾凡的杨庆手中长刀陡然变向,身形一扭,错开顾凡身躯,倾尽全力一刀刺向凌空而下的宋蒙秋!

脑袋微微发胀,复又恢复清明。两道浑铁打造的箭矢出现在他面前,被他随手拨开。

宋蒙秋面露惊骇,大喝道,“杨庆!”

杨庆眼眸之中恢复一丝清明,却来不收招!两人长刀交击,火花四溅,清越之声震彻。

城墙之上,郎奉双眉紧促。视线穿过黑夜,紧紧盯着在人群之中厮杀不止的顾凡。

他竟然能够轻易影响我的精神!杨庆钢牙咬碎,转身再次扑向顾凡,无思无想,仅有一缕欲要斩杀顾凡的念头!

诸多军卒见此情境皆是奋不顾身的向前扑出。王世充训练军卒之时早就想过如何围杀武林高手,此时正是用命之时!只要缠住对方片刻,宋将军就能将之彻底斩杀!

一辆辆独轮车从人群之后推出,上面一个个人头大小的陶罐。

一道道身形矫健的人影出现在墙头屋顶,手中一抛,一层层混合钢丝铁条的麻绳大网落下,上面附着铁块倒钩,看着就让人浑身发寒!

在城中使用火油,他疯了!王薄看着迅速推上来的独轮车,上面一个个陶罐,面色微变。

一个个陶罐被抛向顾凡,砸在其四周,哗啦啦之声不绝于耳,地面上的尸体与血渍须臾皆被油脂覆盖,只要有一点儿星火,顾凡便要被大火烧成灰烬!

看着顾凡一掌拍死杨庆似要腾空而起,宋蒙秋脸上闪过一抹冷厉之色,现在想走,晚了!

看着头上落下的层层大网,顾凡手指一并,一层闪现,只是不等他斩出,诸多士卒便悍不畏死的扑将上来,欲要以手脚将他困在原处!

“公子!”祝玉妍一掌排开身前军卒,欲要上前救援,婠婠已经腾空而起,杀向房顶。

他为何不躲?有道是水火无情,火油之火更是猛烈,还伴随着烟气,他能抵挡?

似乎感知到宋玉致的担心,她现在都忘了呼吸!宋智开口解释道,“传闻达摩入中原之时,食毒不死,入火不烧!这顾凡本就外功无双,这点儿烟火怕是还不能将他怎么样!玉致,你很是担心他啊?若是能与其结为连理,对我宋家而言却是一件好事!”

“让他烧!今日不将他们的野心烧死,来日不知还要应对多少次杀戮!”顾凡冰冷的声音,映照在一道道奔行而来的火箭之中的面庞,带着一丝讥笑,“还有何手段尽管使出来!”

“可他的真气早就消耗殆尽……二叔,你说什么呢!父亲,他肯定不会同意的。”

“若是‘和亲’大兄定然不会同意,不过若是你真喜欢他,大兄怎会阻挡你寻找幸福?”

“可他站在宋阀对立面,父亲为保岭南付出无尽心血……”

“宋阀是宋阀,你是你!未曾出嫁,你要宋阀着想,你若是出嫁,大兄不会让你为难。”

“二叔你何出此言?我……”

“我们这一代已经足够苦,若是没有他出现,或许你们也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。可是如今再走下去,便是死路一条!看不到希望的路,想来大兄也会理解我。”

大火熊熊而起,火焰之中,顾凡伸手将身上大网撕裂,挺身而立,冷笑之状让人心寒!

“给我射!给我射!”宋蒙秋呼号不断,手中弓弦不停晃动,等他再次将手深往箭囊时方才发现,他早在大吼出声的瞬间将所有箭矢都一根接一根的射了出去。

箭矢如飞蝗,铺天盖地而下。熊熊火势都受到压迫而微微低头,顾凡昂首挺立面色不改!

“这怎么可能,怎么可能!他的真气不是早就消耗干净了吗?!为何……为何……”

火舌舔舐,箭矢落下,全都在顾凡身周一尺之处停下不能寸进。立于大火之中的顾凡发丝不卷,衣衫不燃,面上连一丝汗珠也无!

最新小说: 穿越书中做反派 天启之万灵传说 狂暴升级成神 三仙录 只为你一世迷离 实名举报团扇开挂 我有一刀断长生 我不是大好人 都市之天帝归来 弋鱼